用逻辑本质看德云社的梗与劫

时间:2019-05-16 02:25       来源: 网络整理
  逻辑学是凌驾于自然科学的,因为它的内涵就是究其根源,因此,个人认为逻辑学实际是真相谋略学,我们就用它来扯一下当下热门的德云社几个话题。(先请正解“扯”这个语义)
  最近,德云社演员张云雷被翻出拿汶川地震做调侃而引发众多媒体群批,其相关演出也被传暂停,但在这件事前夕,就已有多个德云社演员取关张云雷和德云副总点赞张云雷黑粉还有郭德纲关注相关黑粉超话等前期讯息了,其实先前一天郭德纲专门为张云雷提前发的微博“物忌全胜,事忌全美,人忌全盛。你都红成这样了,就得打点滴”也是有涵义的,很多人认为是关心张云雷,但语气上起码体会出是有警示的成分的。从班主到主要成员的表现看,这肯定与内部事务有关了,但网友猜测的认为张云雷红了后就飘浮或惹嫉妒这些应该都不是,仅从那位副总的行为看,可能真正原因是权与利的问题,毕竟明面上南京分社是张云雷父。为什么呢,因为德云社是运营多年的成熟的平台,成熟就代表规矩先成熟,而内部成员互掐是起码被警示的,所以张鹤伦周九良最起码明面上应该遵守这规矩,所以他们的取关应该不是轻率的。而分管具体业务的副总只是幕后管理人员,能到前台点赞黑粉,只能显示是经营上有分歧了。这里面涉及到逻辑学中关于矛盾的结点问题,结点找到了,其他就渐次明朗了,现在看看,这结点是不是副总这个最不显眼但最可能找到答案的所在呢。
  知道是事出内部,那么,至于很多围观的媒体对张云雷事件的分析和评述,其实就都可能是表象了,当然,有些前仇的某些人,甚至借律师之口和道德底线又来给德云画线,狠到巴不得对其封杀和追究法律责任,这些是纯主观的操心了,我们法律的本质是什么,是看是否主观性、直接性、社会危害性,单提及汶川唐山等地名,单提及英烈与菜刀,并无直接性污到地震和受难群体,也未否定英烈的正面性,而且更重要的是,他们用这些做梗的主观性并不明确,多属于无意的范畴,这也是出于对法律和道德属性得出的论点,就是说,此事件与打冒牌记者相比影响更小,不会动摇德云社的地位和运行的。
  看问题要客观,主观性太过明显的甚至恨之不死的某些观点,越给人家扣的帽子越多,就说明相关的作者在品质属性上越有问题,毕竟只是提及地名,其他的实质内容并没有涉及。何况,这个张云雷的梗,也许本就是德云为了内部博弈权益而自己设计的梗,围观者反倒一把把的去烤火,很可能就正好随了德云社的愿呢,到底是谁被谁当成炒货,还是让时间去揭晓吧。
  也许这次彻底解决德云社的类似康熙除三藩的一些隐患问题,更利于德云社的健康持续性发展,郭德纲自身具备较好的逻辑的素质,不然就不会在质疑和纷争中仍旧坚持传统相声这一条路,不然也不会像不倒翁一样越挫越勇,而他说的捧角儿的技巧也事实证明真的不是说大话,这也源于他对相声属性的认知和运用上可谓深谙其道,并不是他说的同行的衬托,而是他比同行更透三层,这就是天赋和本事,因此,那么多徒弟誓言致力于呵护德云社这块牌子,其实并不是德云社这块牌子,而是郭德纲才是真正的牌子。正如于谦老师说的“只要郭德纲不走,德云社谁走都没事”这句话是很地道的,是针对根源的认识。
  其实,所有的文艺类,说白了都是“角儿的行当”,针对的是角儿而并不是这行业,这也是文艺类的属性吧,再说的白一点,冲的是这个人,而不是这一行,就如同特殊时代的时势造英雄原理是一样的,现在我们反对搞个人崇拜,但文艺的属性太过违背就偏离走向了。三十六行,行行都有祖师爷,因为崇仰,所以尽心,榜样的力量也不能否定。
  郭德纲不仅仅是七岁学艺和始终勤奋吃苦,天地造化和天赋才是比较关键的,从他的侃侃而谈和层层递包袱,从他的字与画,从他的现挂(马季之子称郭德纲“惊为天人”),都可以看出,虽然没上大学,但学识渊博,这种基础深厚又悟性天资的人,基本可以说是无敌。这样的话,德云社只要在管理上尤其是利益分配上这次能有更加完善下来的话,前途将不一样的远大。
  反观郭德纲的徒弟们,就参差不齐了,譬如张云雷是靠似旦似生的音乐个性走红的,譬如岳云鹏孟鹤堂尤其是出走的曹金何伟等,基本功和悟性是有的,但文艺最后真正拼的是学识人格魅力,这些他们就缺乏了,所以离开了德云社基本就属于下坡路,懂得这个本质的他们,应该会想尽千方百计也要傍上郭德纲,才会红的持久飞的更高。学识也是靠悟,有的人文凭很高,但言语幼稚办事不稳,郭德纲没怎么上学但能学识渊博到骨子里,大学生比不了他,它的徒弟们大多更不用说了,这一方面徒弟们认清与否,事关自己的未来。
  就像他比喻的捆大闸蟹的草绳,没有郭德纲,他们就什么也不是,即便是捧红过,也是渐渐暗淡下来。某徒弟被捧红后觉得是自己养活了半个德云社,到底是谁养活谁都搞不清楚,不从根上认知,先打自我算盘子,真是年轻的代价,现今有的宁愿被戳掉一只眼也要求红,有的宁愿倒贴钱也要求捧红,一前一后对比就该知道红的根源在哪里,不是自身,是郭德纲。
  人有了思维后,人就是俩人了,现在科学也认可了暗物质和量子,所以我们把身体与思维分开看待为两者才是对的,真是敬佩千年前的佛家道家的前瞻啊。人如果没有思维,那就都属于本能,有了思维后,思维也是要有消费需求的,人体饿了,就要吃饭,思维饿了就要找充实,但思维的本性是叛逆,所以,真正征服一个人的思维是很难的,古人对此一代代不懈的探讨,从神话到宗教,从文艺到教育,到现在可能还属于莽然状态还需要我们努力,但逻辑与心理学的原理体现在文艺行业,一个重要的标签是通心,有时候一句话和一段曲,只要触及到你内心的其中一根弦并回音响应了,这就代表通心了,现在有句“沦陷”就是此。郭德纲很多娓娓道来的段子,看似冗长,真如果某几句触及心里几根弦了出音了,你的思维就会从此折服了,并驱动你的自身去关注他跟随他,这就是艺术的魅力,也是对粉丝原理上的阐释。他说的“要打破相声的规矩需要是内行的佼佼者来打破,不是吃药多了你就是大夫”是纯自己的悟语,而且一言中的,直指相声的属性和本源,文艺的作品有艺术的高度才会有影响的深度,郭德纲这样的悟性段子是很多的,所以我们很多人的思维认可他,因为心通所以折服,因为折服所以跟随,这也是为什么不论他说的段子好与坏,只要是他说的,就都愿意听,而同样的段子,即便是别人说的还好,思维上觉得也不太爱听了,上述这些有点繁琐,其实都是论述“文艺是角儿的行当”的涵义。郭德纲从艺30年,时间周期已经是充分沉淀,是可以确认的相声这门的角儿,角儿是什么,它是一种寄托,是一种向心力和延展力,是很多人要靠它生存和发展的矿源。
  (由郭德纲的逻辑,额外延伸几句,譬如博士的相声实际真的不是相声,不信,你按相声的属性,先来一套说学逗唱基本功再说,贯口不会,柳活和太平歌词也不会,所以,公式相声应该定性为笑话脱口汇更合适,本就不属于相声,郭德纲说与其不是一个行业,其实是有道理的,还是善意呼吁博士回转自我本行,不蹭相声为好;
  再譬如很多冠以名家的书法作品,动就几千几万一个字,戴上很多光环,但书法的属性是法,法是指法度,最基本的运字规矩要遵守,你再怎么创新也不能脱离法度,否则就按属性不是书法了而是美术,所以,不管你捧的书法多么好,请先附上一帖楷字再说,楷书基本功没有的话,你这个书法家就可一票否决你了。)
  遵从逻辑,起于属性再去刨根,应该是把德云社的内梗外梗基本扯清楚了,至于德云社的劫,其实也是梗,因为自有德云社以来,无论主动还是被动,总是波折频繁,这些劫,每次都屡上热搜并引发更多关注度,实际也是另一种推广的策略,至于是主动的策略还是被动的策略,只能亲问老郭本人了,但亲问也不一定是,只有思维上与其通心才能真正获知,谁呢,也许是搭档于谦,也许是其妻王惠,我们看官们基本都属于瞎操心了。最后,惟愿德云社好运长久。(札子12,系列属于臆体类文史散记小说,有著作权限见谅,炎黄黄3008)5.16
娱乐八卦
频道推荐